人之初,性本善;性相近,習相遠。

苟不教,性乃遷;教之道,貴以專。

 

昔孟母,擇鄰處;子不學,斷機杼。

竇燕山,有義方;教五子,名俱揚。

 

養不教,父之過;教不嚴,師之惰。

子不學,非所宜;幼不學,老何為?

 

玉不琢,不成器;人不學,不知義。

為人子,方少時;親師友,習禮儀。

 

香九齡,能溫席;孝于親,所當執。

融四歲,能讓梨;弟于長,宜先知。

 

首孝弟,次見聞;知某數,識某文。

一而十,十而百;百而千,千而萬。

 

三才者,天地人。三光者,日月星。

三綱者,君臣義;父子親,夫婦順。

 

曰春夏,曰秋冬;此四時,運不窮。

曰南北,曰西東;此四方,應乎中。

 

曰水火,木金土;此五行,本乎數。

曰仁義,禮智信;此五常,不容紊。

 

稻粱菽,麥黍稷;此六穀,人所食。

馬牛羊,雞犬豕;此六畜,人所飼。

 

曰喜怒,曰哀懼;愛惡欲,七情具。

匏土革,木石金;絲與竹,乃八音。

 

高曾祖,父而身;身而子,子而孫。

自子孫,至元曾;乃九族,人之倫。

 

父子恩,夫婦從;兄則友,弟則恭。

長幼序,友與朋;君則敬,臣則忠

此十義,人所同。

 

凡訓蒙,須講究;詳訓詁,明句讀。

為學者,必有初;小學終,至四書。

 

論語者,二十篇;群弟子,記善言。

孟子者,七篇止;講道德,說仁義。

 

作中庸,子思筆;中不偏,庸不易。

作大學,乃曾子;自脩齊,至平治。

 

孝經通,四書熟;如六經,始可讀。

詩書易,禮春秋;號六經,當講求。

 

有連山,有歸藏;有周易,三易詳。

有典謨,有訓誥;有誓命,書之奧。

 

我周公,作周禮;著六官,存治體。

大小戴,注禮記;述聖言,禮樂備。

 

曰國風,曰雅頌;號四詩,當諷詠。

詩既亡,春秋作;寓褒貶,別善惡。

 

三傳者,有公羊;有左氏,有穀梁。

經既明,方讀子;撮其要,記其事。

 

五子者,有荀楊。文中子,及老莊。

經子通,讀諸史;考世系,知終始。


自羲農,至黃帝;號三皇,居上世。

唐有虞,號二帝;相揖遜,稱盛世。

 

夏有禹,商有湯;周文武,稱三王。

夏傳子,家天下;四百載,遷夏社。

 

湯伐夏,國號商;六百載,至紂亡。

周武王,始誅紂;八百載,最長久。

 

周轍東,王綱墜;逞干戈,尚游說。

始春秋,終戰國;五霸強,七雄出。

嬴秦氏,始兼并;傳二世,楚漢爭。

 

高祖興,漢業建;至孝平,王莾篡。

光武興,為東漢;四百年,終於獻。

 

魏蜀吳,爭漢鼎;號三國,迄兩晉。

宋齊繼,樑陳承;為南朝,都金陵。

 

北元魏,分東西;宇文周,與高齊。

迨至隋,一土宇;不再傳,失統緒。

 

唐高祖,起義師;除隋亂,創國基。

二十傳,三百載;樑滅之,國乃改。

 

樑唐晉,及漢周;稱五代,皆有由。

炎宋興,受周禪;十八傳,南北混。

 

遼與金,皆稱帝;元滅金,絕宋世。

蒞中國,蒹戎狄;力十年,國祚廢。

 

太祖興,國大明;號洪武,都金陵。

迨成祖,遷燕京;十七世,至崇禎。

 

權阉肆,冦如林;至李闖,神器焚。

膺景命,清太祖;靖四方,克大定。

 

十七史,全在茲;載治亂,知興衰。

讀史者,考實錄;通古今,若親目。

 

口而誦,心而惟;朝于斯,夕于斯。

 

昔仲尼,師項橐;古聖賢,尚勤學。

趙中令,讀魯論;彼既仕,學且勤。

 

披蒲編,削竹簡;彼無書,且知勉。

頭懸梁,錐刺股;彼不教,自勤苦。

 

如囊螢,如映雪;家雖貧,學不綴。

如負薪,如掛角;身雖勞,猶苦卓。

 

蘇老泉,二十七;始發憤,讀書籍。

彼既老,猶悔遲;爾小生,宜早思。

 

若梁灝,八十二;對大廷,魁多士。

彼既成,眾稱異;爾小生,宜立志。

 

瑩八歲,能詠詩;泌七歲,能賦碁。

彼穎悟,人稱奇;爾幼學,當效之。

 

蔡文姬,能辨琴;謝道韞,能詠吟。

彼女子,且聰敏;爾男子,當自警。

 

唐劉晏,方七歲;舉神童,作正字。

彼雖幼,身己仕;爾幼學,勉而致;

有為者,亦若是。


犬守夜,雞司晨;苟不學,曷為人?

蠶吐絲,蜂釀蜜;人不學,不如物。

 

幼而學,壯而行;上致君,下澤民。

揚名聲,顯父母;光于前,裕于后。

 

人遺子,金滿籯;我教子,惟一經。

勤有功,戲無益;戒之哉,宜勉力。

Ċ
Lỗ Bình Sơn,
19:54, 27 thg 12, 2012